丁香诊所杭州滨江店关闭,曾是国内首家互联网医疗线下诊所

记者 | 黄华
编辑 | 谢欣

界面新闻记者日前获悉,丁香园旗下连锁诊所品牌丁香诊所出现业务变动,其在全国所开的首家丁香诊所,即丁香诊所杭州滨江店(简称“滨江店”)已关闭。

查询丁香诊所公众号可知,丁香诊所在8月23日修改了其门店导航信息。最新信息显示,丁香诊所在浙江杭州地区仅剩一家门店营业。该门店为丁香诊所杭州城西店(简称“城西店”)。

界面新闻记者以顾客身份向杭州城西店致电询问,接线人员表示,滨江店的营业到8月22日就结束了,其业务目前已经合并至城西店。有居住丁香诊所滨江店附近的居民则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丁香诊所杭州滨江店门口有搬家车辆,店内状态杂乱,现场人员称其日后看诊可去杭州城西店,滨江店不再营业。

8月24日午后,丁香诊所杭州滨江店门店面内景。 运营方已不是丁香园

对于丁香诊所杭州滨江店的营业状态,杭州丁香诊所医务负责人在回复界面新闻时表示,为了实现硬件环境与服务范围的升级,杭州丁香诊所于今年7月进行了业务整合与升级,所有医生团队将统一在丁香诊所城西店继续为患者提供专业、优质的医疗服务,希望可以带给大家更舒适的就医环境、以及更全面和更多元化的医疗服务。

在滨江店关闭后,丁香诊所目前还存有城西店、以及其在福建福州的门店。

丁香诊所滨江店是丁香园创办的线下实体诊所,也是国内首家互联网医疗公司的线下诊所。其具体位于杭州市滨江区滨盛路2311号,于2015年12月底开始试运行,2016年1月18日正式开业。

据此前报道,丁香诊所杭州滨江店整个诊所面积大约800平方米,有9间诊室,楼下四间,楼上五间,儿科和小型急救在一层,成人诊室和B超在二层;该诊所参照的是美国全科医疗体系模式,致力于在社区解决慢性病、常见病和小型外伤的诊疗。

从该诊所的周围环境来看,丁香诊所杭州滨江店处在滨盛路和长河路交叉口。其周围有不少居民区,不仅背靠半岛国际,与白金海岸南区步行距离不足600米。并且,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滨江院区也在其周边2公里范围内。

丁香诊所在杭州的两家门店均于2016年正式营业。与当年1月开业的滨江店相比,8月开业的城西店在建筑面积和经营科室上都更具规模优势。

据36kr此前报道,这家位于西湖区的丁香诊所城西店面积1500平米,配备12间标准诊室,设有内科、外科、妇科、儿科四个诊室,并新增急诊室和医学影像科。并且,自2019年5月起,丁香诊所杭州城西店的美容皮肤科开始了试营业,患者可在该诊所体验面部皮肤评估、光子嫩肤、激光祛斑等“轻医美”项目。

事实上,丁香诊所杭州滨江店的停业在一个多月前已有预兆。今年7月1日,丁香诊所公众号发布丁香诊所滨江店业务整合升级通知,提出自8月31日起,正式将滨江店业务统一合并至城西店;未来,城西店将主营儿科、美容皮肤科、成人内科、妇科、产后康复业务;原滨江店客户未消费完的套餐可前往城西店继续使用。

虽然,前述公告字里行间没有出现“关闭”一类的字眼,但是,“统一合并”实际也意味着这间国内首家互联网医疗线下诊所即将消失。

而实际上,丁香诊所虽然依然头顶“丁香”的名号,但其经营方也早已不是丁香园。目前,丁香诊所的运营实际由国际医疗品牌嘉会医疗负责。

与丁香园经营医生社区起家的互联网基因不同,嘉会医疗是经营实体医疗机构起家的。嘉会医疗定位是一家以上海嘉会国际医院为核心,致力于构建医院+诊所+健康管理中心网络的国内医疗集团。而上海嘉会国际医院是上海首家外资控股三级综合国际医院,也是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麻省总医院在中国的合作项目。

在2021年11月,嘉会医疗正式宣布,其与丁香诊所开展深度战略合作与业务整合事宜;丁香诊所旗下包括线下诊疗、保险直付、线上咨询、健康档案在内的日常业务和商务运营将由嘉会医疗团队统一管理。这样的战略合作也意味着,丁香诊所的日常运营已被划到嘉会医疗。

除了上海嘉会国际医院,据嘉会医疗官网,嘉会医疗也在上海静安、上海杨浦、深圳福田、中国香港也设置了区域医疗机构。

互联网医疗线下难

互联网医疗公司及其线下诊所的故事可以追溯至2014年。2014年,国家卫健委正式提出“远程医疗”这一名词,互联网医疗也随即爆发。2015年6月,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社会办医快速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随后国内迎来了社会办医潮。

2016年起,丁香园、微医、悦美等互联网医疗公司逐步试水线下业务,以期资源整合和盈利模式探索。而在2016年这一线下诊所大战之年中,出现了两种模式。即,以春雨医生为代表的轻资产合作运营模式和以丁香园为代表的重资产自建模式。

很快,轻资产模式被证伪。按照春雨医生时任CEO张锐的规划,2015年底,春雨诊所将在全国实现300家机构的运营。据动脉网,2016年初,春雨诊所签约合作机构数量突破300家,但大多都没能实际运营。而没有实际运营,也意味着这样的线下诊所业务名存实亡。

其原因在于,春雨诊所理想的状态是春雨医生提供病人和医生资源,能免费使用合作医院的线下的场地、检查设备,最终通过医保报销达成支付。但实际情况是,线上流量导流至线下的难度较高,且合作模式对诊所的控制力较弱,并且,最困难的事情依旧是合作医院多数是民营医院难以实现医保支付。

相较之下,丁香医生至少留下了一家实体医疗机构。不过,春雨医生的难题也是所有互联网医疗公司的难题。无论是自建还是合作经营,除了线上流量的变现难、医保商保的支付难,如何在国内公立医疗具有绝对话语权的条件下创立自身的医疗版图始终是体制外机构的共同挑战。

而除了春雨医生和丁香诊所,国内互联网医疗企业折戟的案例实在不少。据诊锁界报道,2018年杏仁门诊与企鹅医生宣告合并,过两年后升级为未来医生,随后再被医联收购关停了部分门诊;此外,许下要开100家全科中心壮言的微医到2018年也才开了3家。

对于丁香诊所近些年的经营情况,其鲜有披露。但据《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2021》显示,全国2.35万家非公立医疗机构,一年总计亏损1300亿元,平均每家亏损高达553万元。另据天眼查,企业名称包含“医院”的企业在2021年迎来吊销/注销的高峰期;2021年,“医院”相关企业吊销数量达到408家,同比2020年增长110%;注销企业数量达6268家,同比2020年增长80%。

此外,自2020年初起,在新冠疫情影响下,丁香诊所杭州城西店和滨江店都经历了多伦次的停诊停业。不过,在一大批医疗机构陷入生存困难的同时,也出现了字节跳动斥资百亿收购美中宜和的案例。

Related Post